艺术

中谷芙二子 (Fujiko Nakaya) 的雾雕塑

BMW 泰特现场展:十天六夜 期间,中古芙二子将泰特现代美术馆改造为一座浓雾雕塑,参观者可穿行其中,体验身临其境之感。这场引人入胜的体验和表演艺术不仅超出了美术馆的一贯范畴,还演示了大自然的力量与美感。数十年来,这位日本艺术家始终以此作为创作核心。她的灵感来源于身为气象研究科学家的父亲。

文字
Robert Grunenberg
摄影
Tate Modern

在一次著名趣闻中,作家奥斯卡·王尔德 (Oscar Wilde) 发现伦敦有两种过剩资源:雾和严肃的人。究竟是雾使人们变得严肃,还是严肃的人们导致雾的产生,王尔德无法分辨。 日本艺术家中谷芙二子持不同看法。她认为,如果加入更多雾气,伦敦臭名昭著的浓雾可能会产生积极影响。这位 83 岁的艺术家在 3 月末于伦敦将此想法付诸实践:在 BMW 泰特现场展:十天六夜 期间,她在泰特现代美术馆的南露台打造了一座迷人的雾雕塑。中谷以其利用人造雾制作的行为艺术雕塑而闻名,她曾在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和堪培拉的澳洲国立美术馆等知名场馆举办展览。“我试着改变在工业革命后广为人知的伦敦雾或烟雾的负面形象。英国诗人在浪漫主义和古典主义时期写下了许多描述云和气候变化的美丽诗歌。现在,我试着打造伦敦雾的第三代——“生态雾”,以供人们欣赏。”赴伦敦进行一次性表演的中谷说道。

“我对不断变化的大气状态很感兴趣,水蒸气不断凝结又蒸发,雾滴产生,或显露再逐渐消失,或隐匿不见。”

中谷芙二子

中谷采用 21 世纪最复杂的一些技术,以人工手段和高度原创的艺术形式制造常见自然现象。

雪花是从天空飘落的象形文字

中谷芙二子是日本科学家中谷宇吉郎 (Ukichiro Nakaya) 的女儿,这位科学家因在雪晶冰河作用和照片拍摄方面的工作而广受赞誉。中谷像她的父亲一样,一生沉迷于常见天气现象,尤其喜爱研究云、雾和冰。但是,与父亲的技术研究核心不同,中谷从幼年便选择了一种更富艺术性的方式:“我十一岁时用一件旧毛衣加上新毛线织成了一件新毛衣。我的父母一直认为我有一种艺术气质。”当中谷一家在 20 世纪 50 年代离开日本前往美国时,这一预言成为现实。中谷被埃文斯顿西北大学录取,在该校学习艺术,并于 1957 年以文科学士学位毕业。她说她在学习时期的最佳导师是她的父亲。

在 1954 年发表的最重要出版作品 雪晶:天然和人工(Snow Crystals: Natural and Artificial) 中,中谷宇吉郎富有诗意地将雪晶描述为从天空飘落的象形文字。阅读、理解和诠释这些文字的能力成为使中谷与父亲相互贴近的共同兴趣。在 20 世纪 50 年代和 60 年代的求学期间,她最初专注于研究生物的衰败过程及其促使新生命产生的方式。毕业于埃文斯顿后,中谷花了两年时间在巴黎索邦大学学习美术。她曾描绘枯萎的花朵、微生物、增殖细胞和正在遭受侵蚀的自然风光。她将这些图画称为 腐败系列 (Decomposing Series)。这些元素之间的相互作用激发了她对云体形成的兴趣:它们在自然环境下如何形成和分散,产生独特的光影景象。当中谷在 20 世纪 60 年代末回到日本时,她放弃了画布,开始实验在现实空间创造云雾景观。

与通俗艺术传奇人物罗伯特·劳森伯格 (Robert Rauschenberg) 的邂逅

中谷的第一座雾雕塑是与艺术家团体“艺术与科技实验”(Experiments in Arts and Technology,E.A.T.)合作打造的,该组织的创立目标是促进工程师与艺术家的交流。E.A.T. 的创始人之一是美国艺术家罗伯特·劳森伯格。中谷在 1964 年于东京与之相识,当时他正随摩斯肯宁汉舞团 (Merce Cunningham Dance Company) 在日本巡回演出。那时,肯宁汉刚刚荣获威尼斯双年展 (Venice Biennale) 的最高奖项。中谷忆起第一次见到劳森伯格时的场景:“摩斯舞团演出的礼堂十分老旧,木质地板上满是碎片。舞者们双脚流血地完成彩排。组织者无力承担更换油毡地板的费用。每晚演出结束后,罗伯特会拿着钳子和镊子冲上舞台,从地板上拔出钉子和碎片。我曾在一旁帮忙,后来我们成为了好朋友。”

您是否有其他想要进行的项目?“我想回到格陵兰。当年身处冰冠,被无尽雪原包围,入眼皆是雪白的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中古芙二子说道。

在伦敦的 *BMW 泰特现场展:十天六夜*,中谷展示了如何使美术馆的范畴延伸至城市周围环境。她通过这场展示引发了一种与白色画廊传统物品展览截然不同的艺术领悟。

在伦敦的 *BMW 泰特现场展:十天六夜*,中谷展示了如何使美术馆的范畴延伸至城市周围环境。她通过这场展示引发了一种与白色画廊传统物品展览截然不同的艺术领悟。

随后,中谷与 E.A.T. 团体合作,为在大阪举行的 1970 年世界博览会设计百事可乐展馆,这是世界博览会第一次在亚洲举行,也是日本前卫派的转折点,成为其向国际观众展示作品的平台。中谷选择以浓雾覆盖未来主义场馆及其网格状球顶,她在美国大气物理学家托马斯·梅 (Thomas Mee) 的帮助下克服了这项技术挑战。这对伙伴建立了一个由 2,500 台专门设计的喷射器组成的系统,每小时可雾化超过 40,000 升水,使场馆消失在白雾中。

“我对不断变化的大气状态很感兴趣,水蒸气不断凝结又蒸发,雾滴产生,或显露并逐渐消失,或隐匿不见。”雾气消散,但并未消失,它只是转化为另一种物理状态。最终,中谷在自然力量中找到了最大的灵感源泉。“我被一种融入自然的感觉驱使着。”她说。

幽灵般的氛围

自 1970 年世界博览会起,中谷以多种形式打造了许多雾气景观——在花园、喷泉中,以及水道沿岸。她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是在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呈现的展品。中谷在弗兰克·盖里 (Frank Gehry) 著名大厦前的运河沿岸安装了 1,000 台喷射器,产生包围博物馆前院并笼罩路易丝·布尔乔亚 (Louise Bourgeois) 巨型蜘蛛雕塑的一片浓浓白雾,打造出一层幽灵般的面纱。这件雾气展品由罗伯特·劳森伯格为博物馆呈现,他是中谷的雾雕塑的第一位买家。

您是否有其他想要进行的项目?“我想回到格陵兰。当年身处冰冠,被无尽雪原包围,入眼皆是雪白的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时光。”这位因 2008 年的媒介作品而荣获颇具盛名的日本文化厅媒体艺术祭 (Japan Media Arts Festival) 奖项的艺术家说道。

在伦敦的 BMW 泰特现场展:十天六夜,中谷展示了如何使美术馆的范畴延伸至城市环境。她通过这场展示引发了一种与白色画廊典型物品展览截然不同的艺术领悟。她的球形雾气展品在一瞬间成型并可与观众产生相互作用,观众可融入雕塑并在其中穿行。泰特现代美术馆的国际艺术(表演)资深馆长凯瑟琳·伍德 (Catherine Wood) 将中谷的作品描述为另一种“软建筑”。“令中谷着迷的是衰败和消失的有机过程以及天气变化。同时,她还采用了 21 世纪一些最复杂的技术。”伍德解释道,重点说明了雾雕塑的独特性。中谷在展览后对其作品有何评价?“如果我遇到 20 岁的自己,年轻的我会问现在的我:你已登上当代艺术家的神坛,感觉幸福吗?现在的我会回答:我很庆幸自己运气颇佳,但是付出一点努力也没有坏处。”

中谷的球形雾气展品在一瞬间成型并可与观众产生相互作用,观众可融入雕塑并在其中穿行。泰特现代美术馆的国际艺术(表演)资深馆长凯瑟琳·伍德 (Catherine Wood) 将中谷的创作方式描述为另一种“软建筑”。

22.0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