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

曹斐讲述第 18 款 BMW 艺术车的故事

曹斐是首位负责设计 BMW 艺术车的中国艺术家,也是最年轻的一位。她还是在设计和建造虚拟世界方面经验丰富的知名新媒体艺术家。对于一位媒体艺术家而言,585 马力的赛车堪称一件不同寻常的作品。BMW 杂志 在曹斐进行项目相关工作期间进行跟踪报道,陪同她参观 BMW 车间和在北京拍摄电影。

摄影
Matthias Ziegler
文字
Xifan Yang

“我小时候只在电视上看到过汽车。”曹斐说道。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她在位于中国珠江三角洲的广州长大,当时该地区正在经历新投资引发的改革浪潮。工厂建造速度加快,几乎一夜之间,崎岖不平的街道上便挤满了驶向城市码头的满载卡车。但是,像曹斐父母一样的本地人依然骑着自行车,曹斐的父亲有时会带她去城市游乐园乘坐卡丁车。曹斐当时正在上小学,但她已经梦想着有一天乘坐真正的汽车。曹斐对于未来的持续关注如今仍体现在她的作品中。

2016 年 11 月,38 岁并且已成为国际知名艺术家的曹斐造访慕尼黑。在 BMW 集团经典车车间,BMW 团队安排了全新 M6 GT3 的展示,曹斐负责将这款汽车改造为 BMW 艺术车。这位身着大衣和彩色长围巾的艺术家在汽车旁来回走动,用手机拍摄照片,并且不时用手拂过汽车闪亮的黑色碳纤维表面。汽车散发着浓浓的新油漆和橡胶气味。

第 18 款艺术车将实现新突破,对于这位中国艺术家和 BMW 皆是如此。与之前仅用 28 分钟便完成精美画作的安迪·沃霍尔 (Andy Warhol)、用乙烯基打印活泼多彩的艺术车图形的杰夫·昆斯 (Jeff Koons),或用醒目口号“远离我所欲”(Protect me from what I want) 装饰汽车的詹妮·霍尔泽 (Jenny Holzer) 等艺术家不同,曹斐专门打造新媒体艺术领域的艺术品。她拍摄视频并使用计算机创造虚拟世界。她的标志性图片捕捉到中国当前惊人的变革速度,并且反映出数字化、全球化世界的日常现实生活。她是至今 40 年的 BMW 艺术车历史上负责设计 BMW 艺术车的最年轻的艺术家。“对我来说,这个项目最大的挑战是如何从视觉和概念角度阐明我的创意并改造汽车。”她若有所思地说。

曹斐以工程师的完美主义制作艺术品。为实现 3D 模型和真实汽车的最佳视觉匹配,她与团队中的虚拟现实专家使用 3D 软件测试了不同漆饰的可扫描性。

曹斐以工程师的完美主义制作艺术品。为实现 3D 模型和真实汽车的最佳视觉匹配,她与团队中的虚拟现实专家使用 3D 软件测试了不同漆饰的可扫描性。

准备就绪的艺术品

过去数月,曹斐成为慕尼黑 BMW 的常客。自她最初从北京乘飞机前来会见 BMW 首席设计师并参观工厂到现在,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从那时起,她便经常与材料工程师和技术人员交流。今天,她将第一次看到将要改造的汽车实体。在久久地注视 M6 的黑色碳纤维车身后,她最终询问团队能否以任何方式实现更好的光泽效果。

BMW Motorsport 的特殊项目经理扬·范·科夫斯滕 (Jan van Kolfschoten) 为曹斐展示了一些亚光黑、深蓝黑和黑褐色的油漆样本。油漆绝对不应增加过多重量,因为艺术车必须在参加 2017 年澳门格兰披治大赛时具有竞争优势。它也必须通过王博士的 3D“可扫描性”测试。洛桑大学的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专家南·王 (Nan Wang) 今天从瑞士前来了解对 M6 进行 3D 扫描的最佳方案。曹斐打算将生成的计算机模型放入通过数字方式自行创建的虚拟画面。

她的想法是在艺术车亮相时,演出迷可借助增强现实应用进行体验。“曹斐正在做的事情从未有艺术家曾尝试过。”BMW 文化交融负责人托马斯·哲斯特 (Thomas Girst) 说道。哲斯特从一开始便参与此项目,由古根海姆博物馆馆长理查德·阿姆斯特朗 (Richard Armstrong)、泰特现代艺术馆馆长克里斯·德康 (Chris Dercon) 和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馆长佩阿特里克斯·鲁夫 (Beatrix Ruf) 组成的评审团选择由曹斐和美国概念艺术家约翰·巴尔德萨里 (John Baldessari) 设计的最新款艺术车。今年 85 岁的巴尔德萨里在过去四十年中一直是艺术界的领军人物,而曹斐才刚刚在国际上崭露头角。在巴黎和迪拜举办展览并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MoMA) PS1 举办大型回顾展,2016 年是她取得重大突破的一年。《纽约时报》指出,曹斐“经常被描述为新中国艺术领域的代言人”。最近,她还获得了颇具盛名的中国当代艺术奖 (Chinese Contemporary Art Awards) 的最佳艺术家提名。

数字化 21 世纪的艺术车

现在,王博士和曹斐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平板电脑上的 3D 测试结果。结论很明确:他们需要采用亚光黑透明涂层。几天后,扬·范·科夫斯滕会将改良的油漆样本,寄给身处北京的曹斐。经过最后咨询后,M6 将被委托给技艺娴熟的沃尔特·毛雷尔 (Walter Maurer),他是一位曾为过去多款艺术车打造蓬勃动感的知名画家和艺术家。

几天后,曹斐回到她的北京工作室。它位于城市东北部的老工业区,许多国营工厂曾在此生产电器用品和机器。这个区域距离灯光闪耀的购物中心和摩天大楼仅数个街区,但却与之截然不同。在这里,很容易想象自己身处八十年代的中国。三轮车在街道上飞驰而过,寒风掀起沙尘暴,身着厚重棉衣的老年妇女在路旁晾晒衣物。2015 年,曹斐在毛泽东时代的工人电影院建立起她的工作室。这栋正面为白瓷砖外墙的两层建筑的屋顶挂着“红云电影院”几个大字。在内部,这位艺术家几乎保留了电影院全盛时期的原貌:布满铁锈的吊灯、经典的灰泥装饰、粉刷成绿色和粉色的墙面,以及毛泽东思想口号。新旧中国的并存穿插为曹斐提供了丰富的作品灵感来源。

造访 BMW 集团经典车车间时,这位艺术家与材料工程师和技术专家详细地讨论了 M6 的碳纤维车身。

第 18 款 BMW 艺术车由三部分组成:描述时光旅者经历中国悠长而传奇的历史中的不同时期,行至活力四射的当今时代(右)的灵魂之旅的视频、使汽车四周的光粒子可见的增强现实应用,以及碳纤维黑色 BMW M6 GT3。

第 18 款 BMW 艺术车由三部分组成:描述时光旅者经历中国悠长而传奇的历史中的不同时期,行至活力四射的当今时代(右)的灵魂之旅的视频、使汽车四周的光粒子可见的增强现实应用,以及碳纤维黑色 BMW M6 GT3。

日本动画电影、台湾肥皂剧、欧洲艺术电影

据曹斐回忆,她从小便对电影媒介兴趣十足。在那个时期,除来自古巴和罗马尼亚等社会主义姊妹邦的标准宣传电影内容外,电影院还开始放映首批西方影片,港产好莱坞电影盗版贴片开始涌入中国。曹斐很快喜欢上法国新浪潮和科幻片。“有一段时间,我着迷于任何上映内容:日本动画电影、台湾肥皂剧、欧洲艺术电影——各种内容。”曹斐的父亲是广州的一位雕塑家和艺术教师。在校时,她便开始尝试使用父亲的摄影机。“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触艺术。”前往广州美术学院进修的曹斐说道。年仅 21 岁时,她便因罗马二十一世纪艺术博物馆艺术总监侯瀚如 (Hou Hanru) 发现她的早期作品 失调 257 ,而在国际艺术界成名,这段时长五分钟的飞速视频描述了一群年轻艺术学生日常生活。

将纪录片制作人的尖锐眼光和科幻片导演的想象力相结合,曹斐继续创作可被视为现代中国和全球世界生活寓言的作品。在 谁的乌托邦? (Whose Utopia?)(2006) 中,她描绘了东莞工厂工人普通的日常生活,凸显现实与他们不为人知的个人幻想的鲜明对比。在 人民城寨 (2007) 中,她使用虚拟现实平台“第二人生”创造了一座中国大都市。与她同一时代的艺术家,很少有人深入探索新媒体艺术的可能性。曹斐的电影充满黑色幽默,但也具有深度和感性。在 2016 年春季展出于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的最新作品 陌生人 (2015) 中,她拍摄了人们通过网络摄像机观察陌生人的生活但从未真正交流的场景。相反,拍摄对象花费数小时,仅仅为了观察另一个人刷牙、做饭或与狗玩耍等行为。她坦率地承认:“我并非例外。我每天有一半的时间在使用手机。有时,我可能会观看可爱的狗狗视频,然后查看同事的晚餐,之后可能是美丽的日落。我早晨醒来的第一件事是查看手机。晚上入睡前的最后一件事也是查看手机。”

您如何着手开始汽车主题?

她坦言:“这对我来说仍是一个未知领域。所以,我进行了大量背景研究,阅读了很多资料。我曾前往沈阳的 BMW 工厂,也曾与慕尼黑的生产线工人交谈。

我曾参观纽约的材料档案馆,并且在夏天前往瑞士拜访了赛车手辛迪·阿勒曼 (Cyndie Allemann)。这些行动都有助于我进入汽车的世界。”曹斐的工作室装修很简陋,仅有一张长桌、几组书架、一些白板、一台墙面投影机和一个用来烹煮咖啡的小炉子,而她正坐在一个旧电影院座椅上。她的大部分创意作品都在室外或电影工作室中,使用笔记本电脑完成。她的工作方式“非常专注且紧张”,曾数次前往北京拜访她的 BMW 文化交融负责人托马斯·哲斯特表示。她的方法可以描述为集导演、制片人、编剧和布景设计师于一体。她有四位助手,均为女性:一名建筑师、一名计算机专家,以及两名专长于打印技术和实验艺术的大学毕业生。

过去 12 个月,曹斐为艺术车项目投入了大量时间。工作室中的一张桌子上高高堆放着关于材料和颜色的文献以及关于汽车的书籍,其中包括沃尔夫冈·提尔曼斯 (Wolfgang Tillmans) 的摄影集 汽车。曹斐说道:“艺术车必须仍然能够以 300 km/h 的速度驰骋并赢得比赛。这意味着,我不能在车身上安装任何东西或将其用作放映面。相反,我决定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入手。”具体地说,她的方法需要通过电影介质“可视化”加速概念,其中有一部分情节在现实世界展开,其余情节在虚拟世界展开。工作室中的设计师工作板上展示着电影《疯狂的麦克斯》和《回到未来》以及电视剧《行尸走肉》中的场景,以及工业机器人的照片。乌托邦和反乌托邦的概念在曹斐的作品中紧密交错。“这么多乌托邦来来去去。”她说道。她对汽车的看法十分全面,着眼于如下等问题:“对于制造汽车时消耗的所有资源、空气污染或城市缺少生存空间,我们能够采取什么行动?”但是,她表示:“我仍然抱有希望。我们正在发展前沿见证巨大变化。我们有理由保持乐观。”

图片可触发思考过程

视频的第一部分在一段时间前拍摄完毕。这部分讲述的是一名僧侣离开群山中的修道院,走入山谷并前往一座未来城市。我们又一次面对现代中国对比鲜明的各种场景:稻田和快餐店、浓烟滚滚的工厂烟囱、坐落在城市绿洲中的高层公寓——这一切相互毗邻。这天下午,曹斐和三十人摄制组在北京郊区的一座绿屏工作室中拍摄。僧侣由演员扮演,但为拍摄舞蹈场景,曹斐邀请了几位来自台湾的专业舞者。这时,她发现自己几乎在夜以继日地工作。前一晚,团队预演到深夜,第二天一早六点便再次回到工作室。曹斐相信图片是触发思考过程的有效方式。这一点她曾在 2015 年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亲身体验,当时她演示了自己的视频作品 La Town,这是一部关于遭受某种未知灾难侵袭的小镇的 42 分钟定格动画。La Town 也曾在 2015 年威尼斯双年展上展出。曹斐说道:“达沃斯是一种完全不同的论坛类型。不仅是一般的艺术受众,也包括从未听说过我的经济学家和政治家。尽管如此,或正因为如此,我在那天获得了很棒的交流体验。我认为相信艺术可以改变世界是一种很天真的想法。但是,至少它可以让人们开始交谈。”她希望在她的 BMW 艺术车亮相时,也能产生类似氛围。在随附电影的最后一幕中,僧侣将重新陷入虚拟世界并坐入 M6 中,随后这辆车将如同亚光黑色的箭头一样疾驰向未知的未来。

北京工作地点:制作 3D 模型的同时,曹斐还在拍摄电影,艺术车的虚拟模型将集成在其中。左侧身着袈裟的那一位是演员之一。

21.07.2017